孙茁 / 与艺术共生的建筑师

“年少时,曾幸得好友相助,独自在欧洲穷游了一阵子。放下家、放下事业、放不下的是心中的迷茫。风餐露宿,拜访友人,随缘际遇,感受时空及文化环境转换的惊喜和焦虑,患难时回到内心的原点,寻找回归的路径,最终遇见真正的自己,柳暗花明,心旷神怡!我是一位建筑师,做着非常入世的关注细节的设计工作,但通过那次旅行我学会了如何发现真实,如何感受艺术,并为生命感动。所以,在忙与不忙之间,请划出一个旅行的心灵空间,不必在旅途,人生就在其中。”

阅读量 2694
郝晓曼 / 全球化思维的跨国项目人
Roland Winkler / 爱冒险的德国汉学家
开始提问

Q&A